向日葵18勿app免费

2021年1月27日 admin 0 Comments

   ♂? ,,

   ,最快更新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最新章节!

   弘时阿哥这一番话说得是有理有据,令淑清没有半句话可以反驳,令母子二人之间的形势发生了巨大的逆转,淑清从有理之人变成无理之人,而弘时阿哥的歪理反倒成了真理。不过细想下来也真是挑不出他的多少错处来,在皇上的身边培植心腹埋下眼线是大逆不道之举,是工于算计,那么夺储之心呢?难道就不是大逆不道,就不是工于算计吗?

   见淑清张口结舌再也说不出半个字,弘时阿哥也懒得再多说什么,虽然知道她只是口服心不服,但是她是他的亲额娘,非要让淑清服了他做什么?理虽然是这个理,但情也是实实在在的母子情,用不着非要让她服了什么,就算是她不服,她也仍是他的亲额娘,也不可能跑到皇上面前去告发他。

   弘时阿哥明明知道淑清的心目中规矩大于天,怎么还会这么自信他不会被告发呢?其实也不是弘时阿哥多么武断,而是基于人之常情的基本判断。她再是死守这个规矩不放,再是对皇上忠贞不二,但也要看看现在自己所处的环境。弘时是她的独子,她又是一个被皇上贬入冷宫的女人,就算是她明明知道不能够包庇纵容他这个逆子,然而她狠得下来将自己的独子送去治罪吗?她舍得自己独苦伶仃地度过风烛残年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弘时阿哥虽然不讨皇上的欢心,性格也颇为乖张,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是一个聪明人,不仅将局势分析得格外清楚,而且早早就一眼看透了淑清的心思,因而牢牢地抓住了她的这个心理,并将她吃得死死的。

   眼看着淑清从惊慌失措到义正言辞再到现在的茫然无助,尽管自己有这么大的把柄被抓在她的手中,弘时阿哥却是对他的额娘没有半点警戒与防备,有的只是无奈与后悔,后悔为什么要把个秘密说出口。一个胆小怕事的人知道芝麻粒儿那么大一点儿的事情都心惊肉跳的,而一个无法无天之人就是知道天大的秘密都当没事儿人似的,现在淑清与弘阿哥正好就是典型的这两种人。

   心中满是后悔的弘时阿哥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先是小皇孙早殇,后是拉拢雅思琦,再是向淑清透露了这个天大的秘密,而她原本就是胆小如鼠之人,这一天下来,早已经是身心疲惫,不管是体力还是精神都是严重透支。此时此刻,她最需要的是好好休息,好好消化一下这一连串突发事件引发的连锁反应,毕竟日子还好一天天地好好过下去,整日里精神恍惚可不是个好现象。

   也难怪弘时阿哥会这么担心淑清的身体,毕竟这一年来故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管是亲的还是后的,不管是老的还是小的,一个一个都离开了他们,真是应了那句老话:黄泉路上无老少,奈何桥上骨肉分。老天爷要收谁可是不打商量的,谁知道下一个会是谁呢?

   当前的形势下,不要说淑清离不了弘时阿哥,就是弘时阿哥也离不了淑清。虽然她只是一个不得宠的冷宫妃子,但至少也是排在第三位,仅次于皇后和贵妃,身份足够尊贵,都说母凭子贵,可是在皇子羽翼未丰之时,也是需要“子凭母贵”的。向日葵18勿app免费抛开身份地位不谈,淑清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皇上对她长达近二十年的专宠,这是任何一个女人都难以与她匹敌的。雅思琦虽然贵为皇后,但她也只是有敬无爱,冰凝虽然身为贵妃,但她也不过才得了七八年的专宠,中间还有两年因为娘家的问题而与皇上不得不分开,因此满打满算也不过是得了四五年的专宠。

   四、五年与二十年相比,实在是差得太远了,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比关系,可以说二十年的时间足可以将一个人的性情脾气都统统打磨改造一番,而四五年也仅仅才是完成了两个人之间的磨合罢了。淑清的优势不仅仅是在时间上,还有重要的一个因素,那就是皇上。

   弘时阿哥有十成十的把握,当淑清与冰凝发生严重分歧的时候,别看此时的贵妃娘娘风头一时无人能够企及,但是真若让皇上必须做出选择的话,落败的那个人未免就一定是他的额娘。

   率性清纯美女穿卫衣随意范写真

   弘时阿哥为什么能够有这么大的自信呢?原因还是在于他是聪明人,不但将淑清的心思一眼看穿,就是皇上的心思他也是早早揣摩清楚。皇上是人而不是神,只要是人就一定会有七情六欲。在皇上的七情六欲中,重情与长情是他的本性,这个本性对于他所宠爱的女人来说是万分欣慰的,然而对于皇上本人来说,则是他很大的一个软肋。只要说到情感,就一定会说到情感的对立面——理智,偏偏皇上还是一个理智之人。

   皇上既有情又有理智,两个相互矛盾的性格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自然会有一番博弈,而博弈的结果也从来都是理智战胜情感。这也是弘时阿哥笃定,即便冰凝凭借娘家的势力和自身的年轻貌美赢得了皇上的宠爱,但是当发生必须要在淑清和冰凝之间保留一个舍弃另一个的时候,皇上不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站在冰凝这一边。

   冰凝与淑清都是赢得了皇上真心真爱的女人,在这一点上,两个人不分伯仲。那么年老色衰的淑清怎么可能还有胜算呢?那就完取决于皇上的情感与理智这两个方面了。在情感上,同样是付出了真爱的女人,但是二十年与四、五年能是一个重量级别吗?另外,皇上是重情又长情之人,对于自己“始乱终弃”和“移情别”的行为,他对淑清存在着巨大的愧疚心理,但是对冰凝他可是完没有一点儿的心理负担。

   再说理智方面,皇上再是重情与长情,但是当理智与情感发生冲突的时候,他可以说是毫不犹豫地选择理智,否则一个整日儿女情长、优柔寡断之人怎么可能成就江山社稷这等大业呢?必定是在取舍之中付出巨大的牺牲。在对待女人的问题上,什么是理智呢?因为对淑清心情巨大的愧疚而不由自主地想要补偿对方,因为淑清是姐姐,作为长幼尊卑秩序的维护者必须要恪守礼法,等等,等等。

   因此弘时阿哥断定,就算是如日中天的贵妃娘娘都无法撼动淑清在皇上心中的地位,特别是淑清与冰凝争宠的过程中虽然落败,但是皇上仅仅是罚她去柏林寺悔过,这件事情更是印证了弘时阿哥对局势的判断。若是皇上只重情,那么无疑是冰凝胜出,但是皇上还有理智,那么淑清在皇上这里还是能够讨到不少恩典的。

   正是基于知己知彼,又是天生的乖张性情,弘时阿哥对于这一役有着七八成的胜算,而胜算的一部分来自于新诞生的皇家血脉,更大的一部分来自于皇上对淑清念及的旧情。既然淑清在皇上的心目中还占据了这么大的分量,那么他的这个额娘实在是作用极大,可是不能被他给吓坏了,再一病不起,继而一命呜呼。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赶快安稳住她这颗慌乱如麻的心,成为他最坚强的后盾,他们母子二人同心同德,其利断金。

   “额娘,时候不早了,今天也累坏了,不如早些歇息吧。”

   ……

   “额娘,您不要有什么怕的,儿子做事从来都是求稳,若不是有十成把握,也不会在那边安插下亲信心腹的。”

   ……

   “额娘,您倒是说句话呀!难不成儿子整日里唯唯喏喏才是尽忠尽孝吗?其实您不想想,儿子这么做,根本就不是对皇阿玛存有异心,而是为了防止皇阿玛被小人的谗言所蒙蔽,这才是最大的尽忠尽孝呢!您说是不是?”

   弘时阿哥费尽了口舌,真话假话、大话实话几乎轮番说了一个够,就算是三寸不烂之舌都要快被他磨破,然而处于巨大惊恐之中的淑清竟是没有半点动静,仍是一副神情恍惚的模样。见此情景,可是将弘时给吓坏了,这可如何是好?他的夺储大计之中最为关键的人物,还真就只剩下了齐妃娘娘一个人的鼎力相助。福惠可爱,元寿聪明,最不济的天申还有十三阿哥这个后盾,而他呢?总不能将八阿哥搬出来吧?虽然他与廉亲王的叔侄关系最为要好,但是现在得了皇位的是廉亲王的死对头,自己的亲阿玛,他的那个八叔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里还顾得了他这个三皇侄?

   现如今,只剩下淑清和未出世的小皇孙还能当作救命稻草,而小皇孙能否顺利出世更是要依仗淑清的,这若是被吓出了心病,那他可就真成了孤家寡人了。虽然他还可以拿着皇长子这个上方宝剑,然而有他自己的皇阿玛以皇四子身份夺了皇长子储君之位这个先例在前,试问谁还会认可他弘时阿哥这个皇长子的天然储君地位?

   看清爽的书就到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