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免费观看下载app

2021年7月23日 admin 0 Comments

(上帝视角)

“三师兄!师傅让你去逐渐山崖待命!”

崇渊门弟子被死死的按在了墙上,他面前那个被他称作三师兄的人听到他的话也便放开了手。

这儿崇渊门弟子从墙上滑下来咳嗽了一会儿。

他那位三师兄穿着崇渊门的黑白道袍,一旁的手上还缠着红色的琉璃珠子。

这位三师兄长着一副不太出众的面孔,头发有些乱脖子后边还扎着三股小辫子。

这个人怎么看也不像个仙道的打扮。

崇渊门的三师兄——敖杰是个不会表达感情的家伙。他因为是御兽师一家的独子而送到了御兽法术比较厉害的崇渊门修炼。

敖杰这个人不是那种桀骜不驯的人,但他也不是那种喜欢服从命令的家伙。

他为人随性,要是有人打扰他,他不管是不是同门都会教训对方。只不过他这种教训是会致死的。

崇渊门的弟子都不怎么亲近敖杰,他们怕的就是一不小心自己就命丧黄泉。

要说敖杰的性格,他定是不会将对手杀死的,真正杀害人的是他的神兽,那神兽便是凶兽——戒疫。

清纯郭南汐的暖房时光

这是一头没有固定形体的凶兽,是敖杰世家相传的御兽。

敖杰家同这儿凶兽有着约定,在敖杰一家的人召唤出戒疫之后必须见血,不然戒疫的凶气就会影响御兽者。

所以敖杰总是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无情的杀手。

但是玄心道长让他去杀的人他都不会感兴趣,所以他不会去帮着玄心道长杀人。

敖杰希望同强者对决,让那些强者们破除戒疫。

这次的待命,玄心道长定是在境凌山找到了什么御兽强者了吧。

【这件事徒儿恕难从命。】

【哦?贫道倒是想听一听徒儿你的想法。】

【徒儿不想去干掉那些同徒儿无关的人。他们根本就不值得徒儿出手。】

【哦?既然这样贫道就帮着徒儿你寻找那些强力的对手吧。贫道认为徒儿只是想脱离这个戒疫吧。】

【回师尊,这戒疫必须要被打败,徒儿才可以脱离这种无尽的传承。】

【嗯……徒儿你只要乖乖的服从贫道的命令,这儿强力的对手贫道一定会为徒儿你找到的。】

敖杰刚要推门出去,那跪在地上的崇渊门弟子便提醒了他一句,“师尊说了,三师兄你可以将手臂露出来了。”

敖杰看了看自己用琉璃珠封印的手臂后便走向了修炼山崖。

一方面陈月落看着外面逐渐黑下去天空他就开始担心了起来。

纵然境凌山一下出了这么多事,那个玄心道长的说的事情他还是在意的要命,如果他和顾愁眠没有去,那么境凌山不就暴露和魔人勾结了。云其深如今虽然不在境凌山了,但那个玄心道长定然还有别的方法陷害境凌山吧。

陈月落转头再一看正在忙碌的顾愁眠,他同时也再顾虑着愁眠的安全。

愁眠他现在忙的不可开交,去了可能还会受伤,不如就我自己一人去吧。

陈月落如此想着,就这样他们忙里忙外的又到了深夜。

陈月落看时间接近子时,他也没有告知所有人就离开了。

虚云殿中的人都因为忙碌而没有去注意陈月落的动向。

陈月落穿过雾桥的时候担心的看了看后方有没有跟上来,当他确定顾愁眠没有跟过来的时候他也便松心的叹了一口气。

接着陈月落就来到了修炼山崖,那位不听话的弟子也已经恭候多时。

“你就是师尊找来的人吗?”

敖杰见到陈月落之后也便离开山石站了起来。

“既然是要比试,我们最好赶紧的。”陈月落担心顾愁眠来,他见到面前的这儿弟子之后认为自己可以解决。

“你在惧怕什么吗?”

敖杰注意到陈月落时不时会朝身后看一眼。

“这儿和你有什么关系?既然是比试那就快点儿,别装什么有礼貌!”

陈月落拿出飞轮护在身前。

“你不适合和我打,你离开吧,我不想‘和你斗。”

敖杰转头就走,陈月落定是不允许他就这样离开,如果他离开了,那么境凌山就有危险了!

“你不能走!”

陈月落快速的发动法术召唤出他的猫妖朝着敖杰攻击过去。

怂怂这儿只猫妖朝着敖杰就扑咬过去。

敖杰察觉杀气就转身躲开了这次的攻击。

当敖杰回头过来的时候他也震惊了一下。

这个人御的哪里是兽?这分明是只妖怪!这只妖怪看来是从小就被当做御兽而使唤,结果连化形成人的样子都不能了吧。

一个能收服妖怪的御兽师……有点意思。

敖杰也便对陈月落有了很大的兴趣,他承认陈月落确实是个高手。

“好,我不走,不过在比试之前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我的神兽一出来,你可能就活不成了。我希望你做好杀死我神兽的决心。”敖杰接着介绍了一下自己,“崇渊门弟子敖杰,请教了。”

陈月落警惕着,他也跟着做了介绍,“境凌山仙剑宗弟子陈月落,领教了!”

二人相互介绍之后的下一瞬间二人就同时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陈月落用飞轮抵挡住了敖杰的仙剑攻击,二人在一处僵持了一小会儿之后又弹远开来。

“怂怂!”

陈月落唤了一声猫妖,那猫妖也便迅速的朝着敖杰攻击过去,陈月落也朝着另外一边来迎合猫妖的攻击。

敖杰跳开那一兽一人的包围圈,他凌空跳起来然后在空中快速的结印。

敖杰在结印的同时也快速的念动咒语。

在敖杰的周围瞬间出现了一种看着很像液体的东西从天而降。

这股液体有红有黑,它们杂糅在一起非常粘稠的掉落在地上。

陈月落和猫妖察觉不对连忙退开,可就在下一瞬间那黑红的粘液就形成了同猫妖一模一样的姿态。

“这是什么东西!”

嘶——

陈月落在想那是什么奇怪的神兽,一旁的猫妖也警惕的发出敌意的嘶吼。

敖杰从上空平稳跳下来,他的手朝着陈月落一指那戒疫凶兽就朝着陈月落攻击了过去。

陈月落不信就战胜不了那奇奇怪怪的东西,他用飞轮去攻击那戒疫凶兽。

结果陈月落就眼睁睁的看着那飞轮被吞噬融化。

“这儿怎么可能!”

陈月落惊慌的时候那戒疫就逼近了他一爪子挥了过去。

xiazaitxt